A dislikeful term   Leave a comment

早前,在寫關於Mandy & Hung的文章時,我在結尾寫道:

新人和攝影師之間除了信任之外,也應該有感情基礎存在,過去在我極力地投入在每次婚禮時,往往有些新人只會把這視作一場交易,我只是個「影相佬」而不是Frankie。

巧合地,我也不約而同地在大師們Lawrence Tsang、DM、Ray Chui的網誌上看到相同的term。

似乎,大家的心裡都認同「影相佬」是個對攝影師的貶稱。

今年一月,得朋友介紹,我曾經拍過一個婚禮,女家位於唐7樓,就在我拿著器材走了7層樓梯後,才入到屋,一把響亮的聲音說:「喂!影相佬到左喇!」,我還未氣喘完,立即走到他身邊,撘著他肩膀跟他說:「你可以叫我Frankie,或者是攝影師都得!」,回想起那一刻,不知那裡來的勇氣,我真的好像是本能反應般,因為我尊重我的職業,但我卻感覺到他沒有。其實當天,在晚宴的時候,連介紹我拍攝的那位朋友也走到我身邊跟我說不好意思,可以想象到我當天的遭遇,並不只是被稱為「影相佬」這麼簡單。這天的不快,我並沒有在網誌內紀錄著,我只想忘記它。

在某個攝影論壇內的文章,也是對婚禮攝影師抱著甚為極端的看法。
「有心做婚禮攝影,都唔好用部入門機同人影啦!」
「佢紅圈鏡都冇枝,佢企係我隔離D人仲以為我先至係主力!」
「我試過在空檔時考佢,佢連光圈同快門既關係都未搞得清楚呀!」
「我偷偷裝佢部機個setting,竟然係P mode!!」
「以前做學徒,跟左師傅一年半載都未必有機會拿起部相機影相,而家數碼技術既普及就造就左一班只係玩左年零攝影既人都可以話自己係攝影師走去搵新人錢。」

有時候,我們會很在意於人家會怎樣看自己,但是,我也覺得這是相對的,人家對我們的認識和印象,就是取決於我們在人家前表現了怎樣的態度。

的確,數碼攝影的普及,真的培養了一班只是接觸年多攝影便已自稱為「攝影師」的人,你問他們再深一點的攝影問題,他們真的會啞口無言。

另一個問題,就是金融海嘯,也可能引起部份人以婚禮攝影作兼職來幫補。

姑勿論是對婚禮攝影抱有理想也好,只是當兼職也好,我很希望大家都能在新人前抱著一個認真的態度,這樣人家才會對我們的行業尊重,我們才能洗脫「影相佬」這個貶稱。在感覺到在場幫新人拍攝的朋友嘲笑自己時,也應該檢討一下,自己的表現是否連他們也不及。

每一次拍攝,我也會假設在場會有其他隱世的高手,所以我也會很小心,當然,我的眼睛只有兩隻,不能眼看八方,如果真的覺得自己有些地方不足,便要想解決的方法,這就是我的經驗。

攝影師的投資有高有低,但新人的投資,卻要押上他們一生的回憶,所以,我們更加要認真去看待婚禮攝影這一行業,並不只是一件工作這麼簡單。

Posted April 3, 2009 by frankiecheung in 私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