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my love   Leave a comment

我們的城市,正不斷的轉變。

但是我最愛的,仍然是那個老香港。

廿多年前,在我剛踏足社會工作時,便已有想當個「中環英雄」的念頭,當然,世事永遠不會如人願,在我連續16年在港島區工作的日子裡,我不曾在中環上過班。

初踏足港島區工作的地點是那時仍然很荒蕪的(魚則)漁涌,才廿歲出頭,接觸的人和事多了,感覺世界複雜了,心事也多了。

每當有心事、或想拍攝的時候,我每每都很不期然地由(魚則)漁涌坐電車到中環,那裡的晚上,沒有繁忙的交通和行人,感覺整個世界只有自己,很寧靜和諧。

在還未有IFC和機鐵的時候,交易廣場對開已經是海,那條海濱長廊裡有一個我用來消磨光陰的小角落,心情好時,一個漢堡包,一杯可樂,然後靜靜地坐在海傍,聽著那時仍然是播錄音帶的walkman,偶然會帶著相機,給黃昏留下一兩個紀錄,寫意的過一個晚上。

有心事時,汽水會變成啤酒,漢堡包則變成香煙,跟那時比較,所謂的煩惱,根本就只是小事一樁而已。

1990年的中環海傍,始終是我最愛的景象 (By Seagull 120, Canon EOS 650, 富士幻燈片,經低級掃描器直接輸出,沒有任何修正)

如果想拍攝,就慢慢地行遍整個中區,藝穗會、蘭桂坊、中環街市、舊港外線碼頭、遮打花園,都是我拍攝的對象,在沒有數碼的時代,每拍一張相前也要計算好才敢按下快門,有時,行了一晚也拍不到十張菲林,但我卻十分享受整個過程,而相片就算不美,我也會格外珍惜,因為這是經過精心計算得來的結晶品。

手裡拿著相機,我會更細心的去留意身邊的事物,在步行中享受攝影,我也體味到大都會中的一絲寧靜氣息,以當時是新手的我,雖然相片拍得不好,但除了攝影外,我更享受的就是這一種很自我,很我復悠然的感覺。

現在,每年聖誕的中環也會掛起美麗的聖誕燈飾,但是我感覺最美的,始終是1990年的電燈節,那年,中環一帶都掛起了七彩繽紛的燈飾,就算我沒有相機在手,也都會專程到那裡感受這熱鬧和浪漫共融的氣氛。

1990年的中環電燈節(By Canon EOS 650, 富士幻燈片,經低級掃描器直接輸出,沒有任何修正)

在我的少年時代,在中環拍攝婚紗照會被視為異類,現在,我也如願成為一位攝影師了,有很多新人也會喜歡到這裡拍婚紗照,時光沒有辦法倒流,但回憶卻永留腦海,我眼中的中環,雖然也要跟貼歷史步伐向前走,而我也不知未來的中環會變成什樣,但是,在二三十年後,當新人的孩子和爸媽一起拿著婚紗照回味的時候,那種感覺,相信也會和我現在回味著二十年前自己拍的照片時的感覺一樣。

中環,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個地方,但在我來說,它像是一位默默聆聽的朋友,它和我的鏡頭一樣,不會發出任何聲音,但卻樂於默默見證著一對對新人在這裡留下的美麗的回憶。

如果中環是一個人的話,它會是知道我最多秘密的其中一人。

它也跟我太太一樣,無論日後會變成什樣,我都會一樣義無反顧地愛她。

Posted July 25, 2009 by frankiecheung in 攝影生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